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风景这边独好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5:37
摘要:张文瀚不顾自己的经济条件,武断地在城里买了房。可买房之后,却受到了一连串的打击。最后,失去了双腿。这是房奴的悲哀...... 张文瀚见别人都在城里买了房,就也想在城里买一套房。
城市生活一直在吸引着他,诱惑着他,是他夜不能寐,食不甘味。
那天,他终于揣着一卷钱去了县城。
提前就打听好了,他既不去丽都家园、怡心家园、昊天家园,也不去河源雅苑、汉水雅苑、太极雅苑,直接就去了锦绣家园。
锦绣家园地处县城南侧,依山傍水,交通便利,是居住、经商的首要选择。
售楼部的两位 见了他,喜不自胜,一个滔滔不绝地向他介绍房屋的位置、结构和种种好处,一个又是给他递烟,又是给他泡茶,忙得不亦乐乎。
他说:“你们也别忙乎,只要给我介绍一套好房就行了。”
给他讲解的那位售楼 说:“我们这里的房子都好,你要哪一套?”
他说:“我要一套有阳台的,采光好的,能通风的,能看风景的,既有居住价值、又有观赏价值的房子。”
“那就是这一套了。”那位售楼 指着墙上挂的示意图说,“你看,这套房前可以看到汉江的千帆竞渡,百舸争流,后可以看到羊山的奇峰竞秀,百花齐放。你住进这套房里不仅可以赏心悦目,而且还可以延年益寿呢。”
他高兴地拍一下大腿说:“好,就是这一套了。你给我算算,需要多少钱。”
售楼 的手指在计算器上按了几下,一组数字马上就显了出来:64万。
他傻了眼,因为他所有的钱还不够整个房价的四分之一。
售楼 说:“钱不够不要紧,首付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可以按揭。”
他说:“我没有固定收入,怎么按揭啊?”
售楼 说:“没有固定收入也不要紧,只要你能按揭就行。”
他思索片刻,终于信誓旦旦地说:“行!没问题!我能保证按揭!”
售楼 说:“那好,那就签订合同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头里,如果你不能按揭,那你这百分之二十五的首付款也就打水漂了。”
他说:“你放心吧,这么大的事,我还敢说假话?”
就这样,把合同签了,把房子买了。合同约定,八月底交房。
走出售楼部,他的心里却一片空虚。捧着合同,却比捧着一座大山还沉重。
回家仔细一想,才感到自己太莽撞了。为什么不量力而行,非要在城里买房呢?
但后悔已无济于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挣钱。
他告别了家乡,告别了父母,告别了妻子儿女,独自一人踏上了漫长的打工之路。
走南方,闯北方,到沿海,都没有找到适合他干的工作。看看第一个月的按揭时间已到,他急得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在走投无路之际,他只有电告妻子,让妻子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去按揭。
妻子说:“老家的房子不能卖呀,卖了就没有退路了。”
他说:“要退路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
妻子无奈,只得把老家的房子卖了。
农村的房子不值钱,只卖了一万多块钱。
新房还没建好,老房又卖了,一家人只能租房住。
经朋友介绍,他终于找了一个打钻的工作。打钻虽然辛苦,也充满了危险,但却很能挣钱。一个月如果出满勤,就能拿到一万块钱的工钱。他悄悄地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年能挣十二万,那么不出五年,不仅能还清房贷,而且还略有盈余。
但算账归算账,事情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就在他雄心勃勃准备挣大钱的时候,他的父亲却突然死了。
父亲才五十多岁,平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病。可怎么说死就死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赶回家时,父亲已经被装进了棺材。问其原因,才知道父亲是患脑溢血死的。死的那天还在地里干活儿,倒在地上就断了气。
对于父亲的死,他感到十分内疚。作为儿子,他感到自己太不孝顺了。如果早点儿让父亲到医院去检查治疗,父亲怎么突然会死呢?
处理了父亲的后事,他便又出了门。他舍不得那打钻的工作,更舍不得那一月一万块钱的收入。一个农民,一月挣一万块钱真是天大的好事,他不能把一月一万块钱的工作白白丢了。
可刚干了一个多月,妻子又来电话,说母亲病得很严重,已经卧床不起了。
他的心像被捅了一刀,马上在电话里对妻子说:“既然娘已经卧床不起了,那你还不赶快把娘送到医院去?”
妻子叹了一口气,为难地说:“有两个孩子拖着,我哪脱得了身呀?家里又是猪、又是鸡的,都走了,家里怎么办呐?”
他一听就火了,立即对着手机大声说:“别找借口了,难道猪啊、鸡啊还没有娘重要么?”
妻子也火了:“你只知道说便宜话,一点儿也不体谅我在家的难处……”
听到电话里有了哭声,他的心又软了,连忙安慰妻子说:“对不起,我的话说重了。你多担戴点儿,我实在走不离呀!”
妻子见丈夫这样说,反倒安慰起丈夫来:“你放心,家里有我,娘不会有事的。我马上就把娘送到医院去,你不用操心。”
妻子没说假话,当天就把母亲送进了医院。他把挣下的钱都花在了母亲的身上,终于治好了母亲的病。
几个月相安无事,他安安心心地挣了几万块钱。八月底,锦绣家园按时交了房。为了不耽误挣钱,他把装修事宜统统交给了妻子。
年底,母亲、妻子和孩子终于搬进了城里。
搬家时,他本来是要回来的,但考虑到回家既花钱又耽误工夫,所以就没回来。
为了挣钱,他一连五年都没回家。妻子以为他在外面有了相好,就常在电话里叨叨:“狠心的家伙,只知道你在外面快活,却不顾我在家里守活寡!你如果再不回来,恐怕孩子都不认识你了!”
但他坚持没回家,大年夜都在打钻。
转眼间又过去了两年,他已经七年没回家了。七年来,他含辛茹苦,虽然没挣到他想象的那么多钱,但也挣下了五十多万元。除开家用,零花,给母亲治病,不仅还清了房贷,而且还存了两万多块钱,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但就在他准备回家的头一天,一场灾难却落到了他的头上。他正在打钻,一块石头从空中落下,砸断了他的双腿。老板虽然给了他一些补偿,但他仍然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命虽然保住了,但他却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回到陌生的家里,母亲已是满头秋霜,妻子的眼角也布上了密密麻麻的鱼尾纹。儿子虽然已经上了二年级,但却胆怯地不敢叫他爸爸。他的鼻子有点儿发酸,但却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出来。想着自己终于住进了城里,心里不免有些趾高气扬。
那天,他让妻子把他推到阳台上去。在阳台上,他看到了汉江的碧波荡漾,也看到了羊山的峰峦叠嶂。他伸手揽过妻子,无限感慨地说:“真是好风景啊!……”

共 2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张文瀚不顾自己的经济条件,武断地在城里买了房。可买房之后,却受到了一连串的打击。最后,失去了双腿。这是房奴的悲哀......欣赏佳作。【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8-10 21: 9:15 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11 06:16:2 谢谢王老师!小儿挑食厌食怎么办
慢性肾炎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
儿童积食便秘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