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补天道 第775章 八零九一曲朝凤引,千年放悲声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9:02

补天道 第775章 八零九一曲朝凤引,千年放悲声

只见谷中雀鸟,纷纷离地而起,向天上飞去。数以万计的鸟儿展开翅膀,五颜六色的翎羽霎时间铺满了整个天空。

山谷如同加盖了一个五彩斑斓的盖子,一抬头,就是满眼的绚丽。

而这些鸟儿并非乱飞,而是有目的的形成队列――不,如此规模,应该叫做队伍。

它们有组织的飞在一起,如军队,如潮水,如繁星谱,遮天蔽日。

卫蝉玉叹道:“好美丽――”小孩子就是喜欢眼里饱满的色彩,一见就喜欢。然而孟帅看着这些鸟,只觉得恐怖。

这铺天盖地的鸟儿,要是如军队冲锋一般俯冲下来,有多大的力量?恐怕混元期高手也顶不住吧。到时候这层美丽的羽毛,就是埋葬他们的坟头土。

孟帅紧张的扫视着山谷,要看看偌大山谷中有没有他们两个的藏身之处。

鸟儿们离开地面,山谷中的地形一览无余。

这片山谷,除了四面山壁,地下居然是平的,平的如瓶子底一样,唯有地面上零零散散有五六处柱子,柱子下粗上细,如同一座座小宝塔,笔直的指向天空。

孟帅看了几眼,不得要领,这时,就听头顶翅膀声越来越大,似乎头顶的鸟儿开始躁动了,他心中一凛,将卫蝉玉拉在身后,道:“小心!”

好在鸟儿并没如他想的那般飞下,反而成群结队盘旋,飞往的方向,是天上的五彩丝线。一队翎羽掠过丝线时,发出了一声清音。

“铮――”

声音清越无比,穿入耳鼓,直达心魂,仿佛魂魄深处被一个小手挠了一下,酸麻之中浑身舒泰。

“似乎是琴音……:孟帅轻声道。

“不是吧,琴音哪有那么好听?”卫蝉玉神色迷茫,带着一丝沉醉,声音也变得模糊,仿佛从远处传来。

孟帅道:“天上的琴音,真正的天降纶音……”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琴音传来,动人心魄的力量再次直达心神。

一声接一声的琴音传来,渐渐地连成一曲,曲调动人,琴音悦耳,便是天籁。孟帅和卫蝉玉开始还发出赞叹,渐渐地沉浸在琴音之中不可自拔,那琴曲的声音构筑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青山绿水、风景如画的世界,让他们在其中畅游,如鱼儿如海,感到无比的自由和快乐。

渐渐地,孟帅从站直的姿势改成坐了下来,靠在蔓藤上,透过蔓藤,他能感觉到背后的山壁在震动,但他的头脑都已经被琴音占满,并没有多余的心思思考为何会如此。

他的心上,正仿佛有一道清溪流过,将以往积下的尘垢一点点洗涤感觉,只留下越来越明亮的心田,和越来越清冽的魂魄。

不知过了多久,琴音止歇,两人还沉浸在琴音世界中好一会儿,直到卫蝉玉率先跳起来,道:“真好听――”

孟帅长出一口气,道:“此曲只应天上有――还真是天上有了。”

卫蝉玉抬头,但见天上的群鸟依旧还在,不过飞到了更高的高空,五道彩线依旧横在当空,不过不知是否错觉,彩线的光芒似乎黯淡了一些。

孟帅抬起头,细细盯着彩线,若有所思。

卫蝉玉突然惊奇道:“咦,我的资质好像提高了。跟小风的契合也更好了。真不可思议!”

孟帅道:“是么?有这样的好处?”

卫蝉玉道:“所以说不可思议啊。我的资质很不错呢。师父说,我的资质在凰金宫也是数一数二的,跟小风的契合更是千年之中的头一次。根本上不可能有更好的了。可是听一曲就能提高,莫非是神迹么?对了,你的资质呢?”

孟帅自检一下,道:“我倒是没多大变化。”

卫蝉玉露出遗憾之色,大度的拍了拍他,老气横秋的,道:“没关系

补天道  第775章 八零九一曲朝凤引,千年放悲声

,努力也能成功的。”

孟帅好笑,他之所以没多大变化,恰恰相反,是因为他的资质太高了。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孟帅的资质简直不堪入目,可是经过这么多次奇遇、机缘,他是硬生生把自己的资质洗成了天下无双的良才美质,不然他也不会违背修炼的规律,后期修炼比初期还快,且越修炼越快。

当然这和他的运气有关,尤其是在空之塔吸收了水镜本源之后,孟帅的根骨已经如金似玉,近乎完美无瑕了。纵然天下还有能帮助他的再上一个台阶的天材地宝,也不是这首琴音。

不过那琴音也并非没好处,真正的好处,是在神魂上。孟帅便觉已经很强大的神魂又上一个台阶,比之同辈已经有云泥之别,就算和再高一个层次,混元期之上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相比,恐怕也不遑多让。

一首琴音,有如此奇效,果然可以称作神迹。

卫蝉玉道:“刚刚那一曲,好像是古曲。有点儿像是百鸟朝凤。”

孟帅道:“是古曲么?我是一窍不通的。而且刚刚那曲子的旋律我已经忘了,就记得好听。”

卫蝉玉道:“其实我也不懂,但是这首曲子是我们宫中常常演奏的,每一场大庆典都要演奏,据说是五位圣女留下来的传承古曲。不过和刚刚那个旋律有些不同,也没那个好听。奇怪,鸟鸣为什么会发出琴音来呢?”

孟帅摇头,道:“你以为是鸟儿发出来的么?你就没发现,我们所在的山谷,就是一把巨大的琴么?”

“啊?”

呆了一阵,卫蝉玉反应过来,道:“这么说木头的山壁是……”

孟帅道:“琴身。”

卫蝉玉指了指头上的丝线,道:“那该不是……”

孟帅道:“琴弦。古琴五弦,和现在的七弦琴还不同。”

卫蝉玉指着那些高柱,道:“那莫非就是琴珍?那么我们就在琴腹里面了?刚刚进来的莫非是龙池、凤沼?谁用的上这么大的琴?要百鸟来演奏?是不是凤凰?”

孟帅道:“若仔细研究,就是如此了。曾听人说,大地为琴,河川如弦,天空为盘,星汉为子,形容大气魄,如今在火山深处,也见识了一番。就是不知道……”

卫蝉玉道:“什么?”

孟帅道:“是琴太大了,还是我们太小了?”

卫蝉玉打了个哆嗦,道:“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好恐怖。”

孟帅也深深的感觉到了那种渺小。本来兴致勃勃,要见凤凰一面,甚至动了觊觎的心思,但还没见到凤凰的一根羽毛,就已经被一把琴惊动,产生沧海一粟的渺小感,这上古神兽的威能,不是自己能够企及的。

比起自家从蛋里爬出来的小龙、困在石壁多少年的龙卫,这才是真正的上古遗留的存在,只该在传说中出现,不应该出现在人前。

卫蝉玉已经起了退却之心,可是又有些不甘心,仰头看着天上,道:“这些鸟都弹完了,为什么不下来?”

孟帅也不知道,顺口胡说道:“可能还有下一曲。”

这时,只听一声长鸣,却是头顶的鸟儿在鸣叫。

一声鸣叫,千鸟齐鸣,漫天的飞鸟同时张开嘴,大声鸣叫起来,一时间各种音色混合在一起,嘈杂无比,简直是世上最难忍受的噪音,和刚刚天籁一样的琴音恰是两个极端,震得人耳鼓作响。

卫蝉玉捂住耳朵,道:“吵死了,吵死了。”然而她的声音淹没在鸟鸣声中,哪里听得见?

孟帅也捂住一只耳朵,却留下一只耳朵听着,他总觉得天籁琴音之后千鸟齐鸣,其中应该有其他的深意。

听着听着,他还真听出一些味道来。

这些鸟儿叫的声音不同,有高有低,有的尖利,有的嘶哑,乍听似乎在乱叫,但听得多了,却从中听出几分情感,成千上万的鸟儿,情感都是一样的。

那是伤感与期盼混合的感情,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儿,在大声呼唤自己的母亲,“母亲,为什么不回来?”

它们在呼唤凤凰!

孟帅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满山满谷的鸟儿,皆有一个心思,等待凤凰归来。

因为期待,它们常常集合,弹奏那曲古曲,期盼百鸟朝凤,但每一次都失望,琴曲再好,引不来凤凰,也是枉然,因此它们又再次悲鸣,表达自己的哀伤。

这种情形,恐怕在火山底下重复过无数次,只是这一次被他们看见了,倘若他们没看见,这样的情形也会继续重复,直到鸟儿再也飞不动。

-想到这点,孟帅觉得有些感慨,同时,刨去那一点点残留下来的伤春悲秋,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这么说,此地没有凤凰了?

这里有一群凤凰留下的百鸟,有凤凰留下的古琴,有凤凰留下的古曲,唯独没有凤凰,恐怕这一趟是白来了。

当然也不算白来,他至少听了一首美妙的古曲,得知了火山之下,还有这样美丽而奇妙的地方。

头上百鸟悲鸣声越来越凄厉,不知最后还有什么仪式甚或悲狂的场面,他有些发毛了,道:“咱们走吧……”刚要带卫蝉玉走,突然一道身影从下而上,飞入百鸟群中。

孟帅一怔,觉得这个身影略感眼熟――

“老灰?!”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收费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