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占中密电曝光戴耀廷与英加德等国领事随约随

发布时间:2019-10-09 23:48:41

  “占中”密电曝光:戴耀廷与英加德等国领事随约随见

  据观察者援引《文汇报》报道 “占中”告一段落,但巨大风波背后的推动力量仍然有待揭露。香港特首梁振英1月12日重申,从“占中”可看到外国势力的“端倪”。港媒《文汇报》1月6日发布长篇报道,揭露“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与英、德、加、澳、日领事“随约随见”,与英国领事更是一年四度见面。

  观察者全文转载如下:

  香港文汇报讯(齐正之)据本报调查及整理有关数据显示:“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在2013年初到正式发起“占中”以来,一直和英国、德国、加拿大、澳洲、日本等国的驻港领事人员会面,讨论香港政治情况及“占中”进展。其中与英国和加拿大领事人员会面尤其频密,仅去年一年内就四度见英领事,有两次还是英领事紧急约见,戴更是马上安排,“随约随见”。

  2014年1月3日,就在戴耀廷积极筹备进行“占中”行动期间,英国驻港领事馆人员发电邮给戴耀廷,称英国驻港领事(政治及传讯部主管)Sarah Docherty希望在1月日之间和戴见面,还特别介绍说Sarah Docherty是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有关香港政策的发言人,而且,还关注香港的对外政策及人权等事务。戴耀廷于是就在1月10日中午,在港大的办公室与Sarah Docherty见了面。2014年4月3日,戴耀廷又一次在港大与Sarah Docherty见面。

  2014年6月19日,也就是反对派举行“6·22 公投”的前几天,英国驻港领事馆人员又发电邮给戴耀廷,紧急要求第二天就与戴见面,戴就在“百忙”当中抽出时间,在第二天上午与Sarah Docherty第三次见面。据悉,英方是急于了解当时所谓“全民公投”的进展。之前,为了联络方便,还把Sarah Docherty的号码给了戴。

  2014 年9 月24 日,即学联9 月22 日发动数千人在中大百万大道罢课后的第三天,英国驻港领事馆人员拟约戴耀廷两天后,也就是9月26日上午9点30分见面。不过,戴说那时他正出席电台节目,就改约了10月9日的上午9点30分见面。

  “穿梭”加德日澳驻港领馆

  另外,戴耀廷和加拿大驻港领事也多次见面。2014年1月7日,加拿大驻港领事馆人员发电邮给戴,说希望与戴见面讨论“占中”问题。于是,戴就分别在1月21日和4月9日,与加拿大枢密院办公室中国部官员、驻港领事Jean-Christian Brilliant、加拿大外交部大中华区主任DavidHartman等人会面。

  戴耀廷还曾获邀于3月18日及4月5日分别与加拿大外交部大中华区副主任Christopher Burton 及加拿大外交部北亚区总管(Director General Graham Shantz等人会面,不过戴耀廷于上述日期没时间而没有见成。

  戴耀廷并于2月介绍“占中加拿大支部”成员予加拿大驻港总领事馆政治主任Nadine Thwaites认识,而Thwaites亦于5月介绍加拿大The Globe MailNathan VanderKlippe 予戴耀廷和参与“占中”的积极分子钱志健认识,以便该日后采访“占中”。

  还有多封电邮显示,这一年来,戴耀廷频繁和多国驻港领事见面。包括2014年2月25日,负责政治事务的德国驻港领事Michael Heinz 约见戴,称要讨论有关“占中”和2017年的普选问题,戴耀廷就欣然在2014年3月24日中午1点,在港大与Michael Heinz见面。

  2014年9月2日,澳洲驻港领事馆人员发电邮约见戴,他们就于9月4日下午2点在湾仔的一个咖啡馆见面,讨论“占中”行动的未来发展问题。

  2014年9月5日中午,戴耀廷也应约与日本驻港总领事馆人员及日本的几位大学教授共进午餐,讨论香港的政制发展问题。

  戴耀廷(资料图)

  寻求英美政府支持“占中”

  值得注意的是,戴耀廷如此频密地和这些外国领事见面,可不是一般的社交应酬。尽管戴耀廷很少公开提及寻求英美政府支持“占中”,但在与英美官方人员的电邮来往中,数次明确提及希望英美政府支持行动。

  例如,戴耀廷响应美国国会研究服务(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分析员Michael Martin有关美国国会在“占中”行动有何角色时表示:“我们不会要求国会做任何事情,但一个支持香港民主的强烈声明,可以对北京官方增加压力”他还认为美国国会及奥巴马政府的行动,长远会对香港的民主运动有利。

  但戴又心怀鬼胎,怕这些事情被揭发之后对其不利,就同时提醒该研究人员,撰写报告时不要引用他以上言论。

  又如,戴耀廷向英国国会议员Richard Graham(力主在英国会辩论香港情况的议员)的高级研究助理Caroline Emery表示,英国政府必须发表强有力的声明,促请北京政府遵守基本法的承诺,给予香港“真普选”。

  独”勢力引入“顏色革命”

  “占中三丑”声称以和平手段“占中”,但实际上则是期望引入以颠覆政权为目的的“颜色革命”,以及勾结“台独”势力进行具体操作。据本报获得的资料,早在2013年初,戴耀廷在提出“占中概念”后,就马不停蹄“寻找外援”,拟邀有“颜色革命宗师”之称的美国学者基恩.夏普(Gene Sharp)来港传授经验。在过去两年间,戴耀廷多次邀请台湾“重量级台独分子”简锡来港为“占中非暴力抗争训练营”授课。

  邀“抗争宗师”来港传道

  据本报得到的一份档案显示,在2013年4月11日,戴耀廷主动向美国波士顿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教授基恩.夏普发出一份电邮,称以香港大学法律学院的名义邀请他于当年6月来港。电邮称:“Hong Kong is at a critical moment of democratic development”(香港正面临一场民主发展的决定性运动),因此要学习“non-violent resistance strategy”(非暴力抗争的策略)。

  在收到代表夏普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总裁Jamila Raqib的回复称夏普不能来港后,戴耀廷仍不死心,4月19日在发给Jamila Raqib的电邮中进一步透露其非法“占中”的准备情况,称将会组织逾万人在香港的中央商业区参与堵路行动,而他本人则是“这场运动的统筹”,因此向夏普讨教“非暴力抗争”的方式,以期“能有更多港人明白和支持这场运动”。最后,戴耀廷更请求夏普以视像方式,对“占中组织”的讨论会发表讲话,但均遭对方婉言拒绝。

  这里要强调的是,戴耀廷在致夏普的电邮中,明确表示自己是“这场运动(非法‘占中’)的统筹者”(I am the coordinator of this movement),但戴在12月3日向警方自首时,却辩称自己仅是“参与非法集会”,这种“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的伎俩,是希望将自己组织非法“占中”活动的罪行减至最低。戴耀廷欲邀请“宗师”来港亲自讲授如何推翻政权的“非暴力抗争”手段,也暴露了其组织及煽动违法“占中”的最终目的,真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冲击手段学“台独大师”

  邀“宗师”不果,但戴耀廷转而邀请台湾岛内长期从事“台独”活动的“重量级人士”简锡来港。从传媒披露的消息显示,在戴耀廷等人及反对派团体的邀请下,简锡于2013年6月至2014年2月期间多次来港,并高调出席有关论坛及亲自到“占中训练营”讲课,除向“占中”组织者讲解“非暴力行动准则”外,也解释其“踩红线抗争”概念,就是要在行动中“不断尝试推挤警方的防线,并逐渐争取公民接受这种抗争方式”。

  2013年8月曾参加“训练营”的戴耀廷称对简讲授“感受良多”,直言两人的“非暴力抗争”理念非常相近,“但他(简)比我更‘落地’(实在)”。“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也称,简的讲授对他们搞抗争“很有启发及参考作用”。令人记忆犹新的是,在非法“占中”终结前,“双学”在11月28日晚突然宣布,会在30日采取“升级”行动,之后果然发生了“暴力冲击政总事件”,原来这一套事先张扬的“抗争方式”也是“简大师”所教。简当时在香港授课时就称:“行动要有‘升级’部署,才能显示决心。非暴力抗争不能秘密突击,要公开透明,如果期限内(例如三天)对方没有回答,就要采取升级行动。”确实,在违法“占中”期间,“简大师”的一套抗争手段,在香港得到了“活学活用”。

民生历史
赛车
南宁装修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