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征途 第四百四十八章 略显尴尬的父子见面会

发布时间:2020-01-19 12:15:22

征途 第四百四十八章 略显尴尬的父子见面会

天佑那边迟迟无法结束的战斗终于是惊动了楚王,不过这个时候楚王正在等姬瑶带他去见天佑,因此跟本没注意这件小事。

对,就是小事。对那些侍卫来说有人入侵宫闱确实是不得了的大事,但对楚王来说,只要没有伤到自己和嫔妃们,没有刺客杀到自己面前,那就都不算事。一国之君,没几个仇人像话吗?更别提那些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了。所以楚王压根没去注意这个消息,依然在自己的寝殿内批阅奏章,顺便等着姬瑶过来,直到殿外响起了侍卫的呵斥声。

“大胆,大王寝殿也敢乱闯,还不速速退下。”

被一群殿前护卫拉着,阿香也不敢太用力反抗,一来是身份问题,二来也是真的打不过。这些是楚王的贴身护卫,楚王到哪儿他们就在哪儿,可不是一般的御林军能比的。不过虽然被拉着,阿香却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拼命的冲大殿里喊:“大王,那被围的是姬瑶王妃的客人,是个误会,您快去救他啊!”

楚王原本还没当回事,一听这句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住手。”几步冲到门边,拉开大门的楚王稍稍放满了点速度。他毕竟是一国之君,在臣子们面前要注意形象,因此不能发足狂奔,不过步伐依然明显快了不少。

“让她过来。”楚王边说边来到了台阶边缘,看着已经被放过来的阿香便立刻信了三分,因为阿香他是认识的,姬瑶平日里总带在身边的侍女自然是可信的。“你说被围住的刺客是王妃带回来的客人?”

阿香点头,张嘴就要解释,却被楚王伸手制止。先对身边侍从吩咐了一声:“取孤披风来。”说完又对阿香道:“前面带路,边走边说。”

阿香也知事情紧急,也不好多说什么,侧着身就开始在前引路。不过虽然着急,她也知道不能真带着大王狂奔,所以还是压着点速度,只是这个小碎步倒腾起来也跟一般人缓步奔跑差不多了。好在楚王也不是弱不禁风的普通人,这种速度下倒是步伐丝毫不乱没有失了威仪。

天佑被围的位置距离楚王所在还是挺远的,宫里也没有预备马匹,加上阿香也不是第一时间来找楚王求援,所以等他们真的到院子附近的时候其实事情已经闹的很大了。

天佑一开始还在小心注意着尽可能的解释清楚,然而战斗越打越激烈,下面的人跟本就不听他解释。无奈天佑也早就无法继续装鹌鹑了。当然,他毕竟知道这是场误会,因而没有下杀手,只是伤残什么的就顾不上了。宫里的御林军本就不是一般人,他自己也不是姬瑶那种大能,再这么藏着掖着不肯出手就该他自己出现伤残了。

所以,当楚王在阿香的引路下终于来到那处别院附近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天佑之前所在的别院小楼在一声轰然巨响中缓缓垮塌下去。伴随着四散的烟尘,还有许多人影从废墟中嗖嗖嗖的飞出来。

打到现在外面的御林军已经大概试出了天佑的斤两,那些不入流的普通御林军就都被安排在了外面,主要起到一个包围和牵制作用,真正在里面和天佑交手的都是御林军中的好手,不然让普通人去对付已经修为小成的天佑,怕不得死伤遍地了。御林军再怎么勇武也不是这么用的。

随着四散的烟尘逐渐淡化,楚王就见那云山雾罩之中忽然飞出一道耀眼的蓝光,御林军这边也是立刻飞出一道金黄色的流光。

那蓝光楚王不认识,但金黄色的那个他知道,那是卫将军尉迟恭的万宝大印,堪称楚国的几件镇国之宝之一。攻击力虽然不强,但擅长防御和控制,不但可以生成护体光阵守护一片区域,还可以用来砸落敌方法宝,然后敌方的法宝就会被镇在地面上,管你多大力气,只要无法摧毁上面的万宝大印就休想把下面压着的宝贝抢回去。就是仗着这个功能,那尉迟恭这些年可着实从敌人手上抢了不少宝贝。连楚王自己都会时不时的忍不住去他那里打秋风蹭几件宝贝回来。

眼看着那一蓝一金两道光芒在空中相撞,楚王就知道,那蓝光必然会被镇压下去。要是他不出面的话,这东西估计就又要落入尉迟恭的口袋里了。

事实上和楚王有一样想法的人有很多。做为御林军司令,尉迟恭的这个法宝认识的人可不少,尤其这些御林军,几乎都知道这东西的用处。

但是,这次的碰撞却是出乎了大部分人的预料,因为他们不知道,和万宝大印碰撞的那道蓝光其实是天佑的太一剑。

天剑太一,乃六道神兵之一,代表天威。万宝大印虽然能镇压法宝,却镇不住天,所以它自然也拿太一剑没办法。

只见两道流光在空中相撞,紧跟着就听到“当”的一声巨响,震的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离得近的甚至有摇摇欲坠的趋势。而那声音的来源处,两道光芒初一接触便立即分出了胜负。那蓝光被生生砸停,在空中显露出锋芒闪耀的太一剑本体,而对面的金光则是瞬间倒飞回去,直接越过宫墙飞出了王城之外。照这个轨迹还不知道要飞出多远去,反正百十里地肯定是有的。

原本志在必得的尉迟恭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无往而不利的法宝就这么飞走了,愣是没反应过来是应该马上去追还是先把眼前的敌人搞定。

好在尉迟恭也不用考虑那么多了。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个洪亮的声音便响遍全场。

“都给朕住手。”

楚王的声音大家都认识,而且距离近的看到楚王之后也立刻遵命停了下来,周围其他人自然也跟着停了下来。只有被围在废墟中的天佑依然摆着戒备的姿势,因为他不知道姬瑶是否有和楚王说过自己已经到达的事情。毕竟按原计划楚王早该来和他见面了,拖到现在显然是其中出了什么变故。

“大王。”随着楚王走过来,附近的御林军都纷纷给楚王行礼。

楚王却是故作生气的训斥道:“这么多人还奈何不得几个刺客,孤的安危还能指望你们来守护吗?”这句话一出,周围立刻呼啦啦的跪下一片,跟本没人敢接话。不过楚王也不过是在借题发挥,他真正的意思不是训斥御林军,而是解决眼前的问题。

挥了下手,楚王对身边的阿香道:“你带孤的赤霄卫去把那几个贼子抓来,孤要亲自审问。”

阿香也是个机灵的,迅速一抱拳,然后转身招呼楚王身边的那群护卫中分出几个人就跑了过去。周围的御林军赶紧给他们让开一条路,让他们直达天佑几人面前。

对面的就是楚王,加上来抓他们的就是去求援的阿香,天佑自然是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楚王在给他们打掩护,赶紧给柒小妹她们使眼色打暗号。

阿香带着赤宵卫走到天佑他们面前,故意端着架子来了段劝降,天佑自然是各种嚣张不服,然后两边开始战斗。为了做的逼真,天佑也是真下了大力气故意“误伤”了几个站太近的御林军,然后才终于“不幸被俘”。

柒小妹、胡青玄和虎妞那边情况也差不多,唯一麻烦的是柒小妹和虎妞都不太会演戏,所以打的稍微有点假。虎妞还失手真把其中一个赤宵卫给打伤了,好在伤得不重。

“被俘”的天佑四人很快就被赤宵卫押到了楚王身前,楚王也没废话,一挥手就让人把他们全给带走了。不过离开的方向却不是天牢,而是楚王的寝宫方向。对此御林军那边虽然也有人感觉好像不太对劲,却也不敢上前去询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王带着四个“刺客”离开了现场。至于这边的善后……这个自然有人处理。

之前吃了个暗亏的尉迟恭这会也回过身来了,别人不敢去问,他却不能不问。不过他追到楚王身边的时候却忽然改了主意,没有问天佑他们的事情,而是先给自己请罪,得到楚王宽恕后又顺便请了个假。他的万宝大印被天佑的太一剑击飞,还需要去巡回,所以需要离开宫城。做为整个王宫的军事总管,他这么重要的身份要离开自然需要请假。

楚王对此当然不会阻拦,毕竟那万宝大印对楚国来说也是个重要的战略法宝,可不能就这么丢了。吩咐他快去快回之后想想又嘱咐了一句:“忙完了再来找朕,有些事情要你去办。”

“是。陛下。”尉迟恭躬身应诺之后赶紧转身离去。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宝贝。至于说天佑他们……刚刚靠近观察,他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尉迟恭的职务是卫将军,统管王城内外,尤其是宫城的防务安全。楚王能把这个位置交到他手上,差不多就等于是把自己的全家身家性命都交到了他手上。当然,楚王肯定还有别的安全保卫措施,但至少明面上的防卫力量都在他手里了。

能把这个重要的位置交给他尉迟恭,自然说明了楚王对他的信任程度。而能做到这个位置,尉迟恭自然也对楚王是极为了解的。

刚刚楚王让阿香这个宫女带赤宵卫去抓刺客本就很奇怪了,居然还要自己亲自审问,甚至不让御林军插手,这明显不和规制。而更重要的就是刚刚靠近楚王的时候尉迟恭还观察到了其他很多信息。比如说赤宵卫所谓的“押解”,其实只是做了个样子。既没有上镣铐,也没用什么限制、拘束的小法术,甚至手上都没使劲,只是把手搭在几人肩上而已。说是押解,几乎就是在扶着他们走路。

第二点奇怪的是,按说刺客这么危险的东西,就算要亲自审问,也不应该和楚王同行。而是应该之后由侍卫专门押送到楚王那儿审问,而不是和楚王一起离开。再说就算真的很着急,要一起带走,也不应该让刺客紧跟在楚王身后。

要知道刚刚的队伍中楚王是走在队伍中间的,前面是掌灯的侍者,后面紧跟着就是那几个被押解的“刺客”,这等于是让刺客站在了楚王背后。真要是刺客,哪有这么押解的啊?

而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件击飞了他兵器的飞剑。尉迟恭可是亲眼看着天佑收回了那东西的。如果这人真是刺客,没道理不收缴武器啊。哪有让俘虏带着兵器到处跑的啊?

所以说,尉迟恭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虽然他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事情在里面,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楚王知道这几人的身份,而且已经认定了他们是可以信任的。至于说当着众人的面把人带走,其实不过是找个借口把人带出来而已。毕竟打了那么半天,院子都被拆掉了,突然说是场误会,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还不如这样直接把人带走,之后只要楚王自己不提,谁还能找他要人不成?只要这样过上几天,这事也就自然不了了之了。

看明白情况的的尉迟恭自然不会再多废话问这些人的来历,反正想告诉他不用问楚王也会说,不想告诉他,问了也白问。相比之下,还是巡回自己的宝贝要紧。

再说楚王这边。

带着天佑一路返回自己的寝殿,楚王在殿前停了一下,后面的赤宵卫首领立刻上前等待吩咐。

“带这几位去偏殿休息。另外,按他们的身材去找几套你们的衣服来。”

侍卫统领领命,转身对柒小妹他们道:“跟我来。”

柒小妹她们几个路上就知道了天佑的身份,自然之道天佑是来和楚王认亲的,所以并没有反抗,跟这赤宵卫一起去偏殿先等着去了。至于天佑,自然是跟楚王一起进了寝殿之中。

随行的赤宵卫知道天佑他们不是刺客,但却不知道具体身份,不过楚王的意思很明确——这些人不是威胁。所以进入寝殿之后押着天佑的两名赤宵卫就松开了手。

楚王队赤宵卫挥了挥手,把他们和寝殿中伺候的宫女、侍从都给赶了出去。知道内情比较多的阿香最后离开寝殿,还反手关闭了殿门,并且和赤宵卫一起退到了台阶下。楚王让他们出去明显就是之后的话不能让他们听,所以他们就不能站太近。而且人多可以互相监督,也算互相证明大家的清白,表示我们都没偷听。

所有人都离开了寝殿,楚王却没有着急说话。

天佑同样也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那里互相打量。

楚王和天佑想象中的样子稍稍有些差别。他的年纪看起来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因为根据天佑的了解,楚王目前的实际年龄应该已经超过70岁,但眼前这位看起来至多不到四十。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楚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帅一点,简直就是那种叔控妹子的完美模板。也难怪姬瑶身为紫霄宫的正牌女仙,居然能看上个凡人。果然颜值即是正义。

眼前的楚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强的王者之气,给天佑的感觉反倒意外的平和,甚至有种书生一般的儒雅之气。当然这可能与两人的身份有关,若是换个人站在这里,这样看着他,相信楚王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相对的,当天佑打量楚王的时候,楚王也正在观察他。

第一印象是“这小子很帅”,当然楚王不会自恋到感慨什么果然是老子的种,就是比别人家孩子漂亮什么的。不过,楚王毕竟是有修为在身的,虽然和姬瑶比起来他那点修为就不算什么了,但至少已经达到了紫霄宫的“仙长”一级。也就是说楚王其实是个人魂期往上的小高手。

凭借一定的行为,楚王在打量天佑的时候不免就要用灵觉去感应一下天佑身上的灵力波动。然而这一下却是惊到了他。

天佑身上的灵力在总量上自然是和楚王没没法比的,毕竟修为底子在那儿。事实上最初使用自身灵力探过去的时候楚王甚至都没感觉到天佑的灵力。和很多初学乍练的修士不同,天佑身上的灵力出乎意料的凝练和沉稳,没有丝毫的散乱。

一般来说没到人魂期的修士因为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身的灵力,因此在灵觉敏锐的人看来就像是一个个行走的火炬,灵力强弱一目了然。然而天佑却很奇怪。他的灵力在体外跟本就感觉不到。

但是,当楚王的灵力试图深入进去接触一下天佑的灵力时,却仿佛是将手探入了燃烧的炉膛中一般,一瞬间那股探入的灵力便被碾碎消失,以至于楚王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抱歉,我没想到您……”楚王的灵力探入的瞬间天佑就感觉到了,他自身的灵力甚至比他的意识更快的做出了反应。已经初具雏形的六枚内丹或者说是六个气旋突然在体内运转起来,然后就好像个转动的粉碎机一样直接将楚王探入的灵力绞了个粉碎并同化成了自己的灵力。这一发现让天佑自己也吓了一跳,赶紧控制内丹稳定下来。好在楚王也就是想试探一下他的修为水平,本来就只是放了一丝感知进来,倒也不惧这点损失。不过原则上天佑还是觉得应该道个歉,毕竟不管是楚王的身份还是这幅身体的便宜老爹这个身份,都算是比他高一级的身份,从情理上来说礼貌一些也是应该的。

楚王显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反而很高兴或者说对天佑的能力很感兴趣。不过楚王毕竟是一国之君,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并没有直接问出来。

一般来说修士在内丹完全成型之前体内的灵气都会呈现两个状态,一是松散的状态,二是凝聚的状态。松散的当然是分布全身的灵力,聚拢的那个则是没有完成的内丹。

此时的修士体内除了内丹,其他部位的灵气都很松散,而松散到什么程度完全要看修为而定。

楚王自己是人魂期,天佑显然等级要低得多。所以哪怕只是探查用的灵力,楚王外放的这部分灵力也绝对要比天佑体内松散的灵力要凝练许多。这也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可以随意探查后辈们体内修为状态的原因。

但是,天佑体内的情况却不同。他的内丹也没完全成型,甚至看起来都还不是固体状态。但他和一般的修士不一样,他体内有六枚内丹,一枚本命元丹和五枚分属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一的外丹。

如果只有一颗内丹,当它缓慢旋转聚拢周围灵气时就会想是一个旋转的星云黑洞。只要你别接触中央的黑洞,周围的部分其实都是比较安全的。当然,前提是你探入的灵力要比这些“星云物质”本身更为凝练。也就是高级修为的灵力可以探入低阶修士的灵力中,前提是不要去碰人家的内丹。哪怕那是没有完全成型的内丹。

但是,天佑体内的内丹有六颗,然后所发生的情况就是他体内的灵力结构好像一台具有5个刀片的搅碎机。中央的本命元丹是轴心,五枚单一属性的外丹是5个刀片。而且,因为5枚外丹分属5种基础灵力,所以,不管你修的是哪一种灵力,探入天佑体内都必然会被其中一片专克你属性的灵力扫过。这就是为什么楚王的修为明明高出很多,探入的灵力却瞬间被切断了联系的原因。

天佑因为没有经历过独丹状态,所以他暂时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多丹同修到底强在哪里。当然如果他知道,必然会更加坚定和庆幸当初的选择。不过如果深入去想,天佑恐怕反而会更为的担心,因为紫霄宫身为仙门正硕,居然会选择放弃这么大的优势让弟子们学独丹法,只求加快成长速度。这么巨大的牺牲必然意味着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不然紫霄宫的那帮大佬又怎么可能蠢到做出这种揠苗助长的事情来?

楚王听到天佑打破沉默也跟着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而后稍稍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问天佑:“关于你的身世……夫人,也就是你娘碧游仙子,都和你说过了吗?”

天佑点头,但是却不知道要怎么往下接话了。若是一般的母子相认,老妈抱着失散多年的儿子哭哭啼啼什么的,倒是可以拉近关系。问题是天佑和楚王是两个大男人,而且一个是楚国的国君,一个是有着两世记忆的穿越者,两个人都不是那种能把情绪瞬间释放出来的类型。于是天佑就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话说了。

这就很尴尬啦!好好的父子相认,刚说了一句话就不知道说啥了,这可咋搞?

天佑这边不说话,楚王也是意识到了天佑的状况,而他自己其实也没啥办法。毕竟比起天佑这个沟通能力已经点满了的二转大号,他还有个名为“帝王形象”的负面BUFF在身上,而这个BUFF的效果就是情感表达“-10”。简单点讲就是楚王其实也不知道要怎么往下接话了。

还好,两个人都不是那种真正的沟通障碍人士,只是身份有点尴尬,所以一时之间有点卡壳,稍稍冷场了几秒也就找到了方向。

“那个……我还是叫您大王吧!一时之间有些难以适应突然多了位父亲。”

楚王也是有点尴尬,于是点头,“无妨,随你方便就好。称呼什么的以后慢慢适应了就好。”

天佑先对楚王同意自己的要求表示了感谢,然后又继续道:“那么,既然我是您遗失多年的孩子,而且就我所知,我应该是您目前唯一的直系后代。那是不是说我必须要在以后做好继承大统的准备?”

这个话题其实挺敏感的,正常来说也不该这么问,但天佑现在的情况稍稍有些特殊。

首先是这次回来的目的。因为根据姬瑶的提示,这次把天佑叫回来,其实就是为了他将来继承大统铺路。所以这是本次前来楚国的主要事项之一,因此直接问出来也不算太出格。

其二就是,天佑的身份让这个话题变的不那么敏感了。

如果是个普通人在楚王面前提什么要继承大统,那当然就跟谋反差不多了。就算真的是楚王的孩子,也不能没事提这种事情。就像过去的皇帝没死之前,王子们,哪怕是储君都不可能把这事挂嘴边上。因为那是犯忌讳的事情。

但是,天佑是紫霄宫的弟子,他是修长生的。而楚王自己也是有修为的。这就造成了两个与地球上的王朝不同的情况。一个是楚王的在位时间可能会非常的长。哪怕他不是那种有希望修炼到与天同寿的类型,楚王也绝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活个几十岁就挂掉。当然,这个前提是自然死亡,意外殒命的不算数。

而另外一个情况就是天佑也是修士,而且楚王应该已经从姬瑶处得知了天佑的详细情况。也就是说,楚王是知道天佑的未来可能是无限光明的。

这就好像一个非洲部落的酋长,跟本不需要担心美国的年轻政治明星来抢他位置一样。人家稍微努力一下可是能当美国总统的,脑子让门夹了来你这当酋长?别说抢,白送人家都不会要。所以说,继承大统这种事情别人不能说,天佑就没太多问题。当然,也是因为现在情况特殊,以后还是不能常挂嘴边的。楚国毕竟不是那个穷困的非洲部落,紫霄宫也没有真的强到可以在神洲大陆横行无忌的地步。

楚王这边就没天佑想的那么多了,听到这个问题之后首先便是疑惑。“你难道不想继承寡人的江山?”

天佑当然不能说不想,况且他也不是真的对此毫无兴趣,只能说是犹豫不决而已。不过对楚王当然不能说的太直白。“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如何?”

“只是总觉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毕竟从通人事开始,我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可如今突然发现自己不但有爹娘,而且爹娘居然还是国王和王妃,这……这连我自己都感觉有些接受不了。”

这话一说出来天佑的思路也逐渐顺溜了起来,于是又接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

“如果说您不是一位君王,而是某个当铺老板或者酒店掌柜的,那您说把自己的产业给谁,那就可以给谁,别人也没什么说的。可您是一国之君啊!明着上说您是一言九鼎,但一个国家终究不是只靠某一个人撑起来的。哪怕这个人是一国之君也不行。所以,光您想还不行,也得别人和您一块儿这么认为才行。至少也得保证王公、大臣、皇亲、国戚之类的人物都能接受和认可才行。然而现在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个事有些突然,他们又会作何想法也就不用去猜了。”

楚王点了点头,显然是很认同天佑的说法,但他却并未有什么太大反应,而是胸有成竹的说道:“所以你母妃才让你回来。不单单是与我相认,更重要的便是要你在那些人面前立个身份。朕的身子如今也还算硬朗,就算需要你来继承大统,也不用急于一时。如今先让你与他们见上一面,有朕给你压着,时日一久,他们自然而然也便会认可于你了。”

天佑轻轻点头,“这个倒是听……听母妃说过。”一个没注意天佑差点把碧游仙子给秃噜出来,好在临到嘴边还是给卡住了,临时改了个母妃二字。哪怕没法当面直接叫娘亲,至少在第三个人面前称呼姬瑶为母妃天佑还是能接受的。哪怕他知道自己的灵魂不是来源于这对父母,但至少这辈子的驱壳是人家生出来的,所以这个名分怎么也是躲不过去的。

楚王听完天佑的话后就开始和他详细介绍起了之后的安排。

大体上的流程就是先把楚国最位高权重的那几个人介绍给天佑认识,然后在来个扩大会议,把王城内外一些能对王位继承权施加影响力的人都叫来和天佑认识一下。最后一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认亲,也就是和楚王的亲戚们认识一下。不过考虑到王族的人数较多,且大部分人其实都是吃闲饭的,所以真正需要认识的人其实一共就只有几个而已。不过这几位都不是一般人物,因为他们都是楚王的兄弟和子侄,不但有实封的领地,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人可能成为天佑的替代品。也就是说如果天佑没有被找到的话,他们是可能继承王位的。

天佑一听就明白了,最后这几位八成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好感。虽然理论上来说楚王的位置和他们其实没啥关系,但毕竟如果天佑不出现,他们就有机会继承王位。所以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感觉就像是天佑抢了他们的王位一样。

尽管天佑对莫名多出几个敌人来感觉有些无奈,但他也并不担心什么。毕竟楚王还在位,而且身体健康修为不低,保守估计再活个百八十年应该没啥大问题。有这个时间缓冲,这些人也就翻不起什么浪来了。

而且,天佑其实一直觉得自己就算成了王子也未必就需要继承大统,而原因同样是因为楚王的年龄和修为。尽管实际上年纪不小了,但考虑到楚王的修为和他的身份,他其实是随时可以再弄出一堆孩子来的。所以说天佑对自己成为楚国国君这种事情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变数实在太多了。

两人见面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凌晨了,如今一番沟通之后天都亮开了。按往常的情况,这个点早该有人来叫楚王起来洗漱了。但今天显然是不会了,毕竟阿香和一群赤宵卫就这么大马金刀的站在殿外守着,下人们别说进去,连靠近都不敢了。

感觉到外面的天色已经亮开,正好话也说完了,楚王便也没有继续拉着天佑闲聊。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是真没啥闲话可聊的,又不是同龄人,身份还差那么多,就算想没话找话都不知道说点啥。

借着传膳的机会,楚王直接结束了这次谈话,然后和天佑一起吃了早饭后便让阿香继续负责天佑的安全,并且给她安排了两名赤宵卫帮忙,算是给了他们一道屏障。有赤宵卫守着,一般人是真没法找他们麻烦了。

临走的时候天佑忽然想起姬瑶昨晚居然一直没现身,于是多嘴问了一声,结果有点意外,因为楚王对这事也挺疑惑。也就是说姬瑶昨晚不但放了天佑鸽子,连楚王也被一起放了鸽子。

不过天佑虽然没问到姬瑶的去向,却是给楚王提了个醒,他之后会安排人去找姬瑶问清楚昨晚她为什么没有出现,而且楚王也说了,知道消息会派人告诉天佑一声。

从楚王那儿出来之前天佑先被带去偏殿换上了赤宵卫的装备,就连柒小妹和胡青玄她们都每人发了一套。有这身装备,他们在这王城里基本就可以随意溜达了。反正除了一些需要特殊许可的地方,没什么地方是禁止赤宵卫走动的。

除了给他们在宫内行动打掩护用的赤宵卫全套装备外,楚王也没忘记给他们重新安排了一处暂住的地方。毕竟原来的那个院子已经被天佑拆的只剩地基了,这会再回去怕是只能住门房了。不过不知道楚王是怎么想的,新安排给天佑他们的住处却不是在宫内,而是在宫城之外。

院子离王宫倒是不远,面积也不算小,就是这位置有些奇怪。出了院门往左一百步就是夷洲王的别院,往右一百步则是靠山王的别院,刚好把天佑这个小院子夹在中间。

这夷洲王芈福生和靠山王芈福泽都是楚王芈福辛的亲兄弟,两人在外都有自己的封地,所以王城内的住处都是别院而不能算王府,因此相对的面积都不算大。当然,这个所谓的不算大是照着达官显贵的标准来说的,别说和地球上的那些蜗居比,就算是和神洲大陆的寻常人家比起来那也是彻彻底底的豪宅。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就算只按有房顶的部分算,少数也得两千平起步。不过要是和那些常驻王城的官员们的宅子比,那还真是比较小的。

天佑被安排的这处院子其实比两边的临时王府还要小,前后加起来大概也就两千平左右。而且他这个面积是整个外墙圈出来的面积,实际住房面积大概也就二三百平的样子。当然,以天佑的感觉,这个面积其实已经不是小,而是超级宽敞了。毕竟就算他以前在地球上住过的那些豪宅也没哪间大到这个地步的。至于穿越之后……算了,咱还是别提那些伤心事了。

“哇……好漂亮!”

发出感慨的是虎妞,而让她感慨的东西则是两对一人多高的蓝底大花瓶。天佑没细看,感觉有点像前世见过的景泰蓝,还带点珐琅彩的感觉,总之颜色超级艳丽,并且表面的花纹还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雕刻,有明显的层次感。

那俩赤宵卫暂时也还不知道天佑的身份,不过他们知道天佑才是正主,剩下几个女的都是天佑跟班。而且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虎妞不是人类。如今见到她对着正堂门口的两个破花瓶大惊小怪,两人就有点鄙夷,只是碍于天佑的身份没表现出来。

不过他们自以为收住了情绪,天佑却是看在了眼里。紧赶两步靠近两人,天佑客气的解释道:“山里妖怪,没见过世面,两两位见笑了。”尽管不知道价值,但天佑知道放在正堂门口的显然不可能是什么珍贵宝贝。虎妞对着这种东西大惊小怪,确实是容易让见惯了宫里宝贝的人鄙夷。只是他主动解释可不是为了道歉的。

这俩赤宵卫虽然确实有些鄙夷虎妞的大惊小怪,但起码还记得眼前这位可是能和大王彻夜长谈的主,因此说话还是非常客气的。听天佑主动解释,两人也连忙客气了起来。谁知道天佑等他们客气完突然又转头训斥起虎妞来。

“枉你还是个中阶大妖,一个花瓶也值得你大惊小怪?好歹矜持着点啊!”

天佑这话表面上是在训斥虎妞,其实却是说给眼前这两位听的。而效果吗……看这俩快从眼眶里瞪出来的眼珠子就知道效果相当不错了。

这俩赤宵卫虽然知道虎妞是个妖怪,却没想到这看起来愣头愣脑的女妖居然是个中阶大妖。要知道大妖起步就是91级,而中阶的更是直接就是101级起步。虽说同级别情况下人族修士的战斗力要略高于妖修,但那主要是因为人类修士的手段更多,而且往往有法宝相助。可即便如此,也只能说强出个两三级而已。眼前这位起码101级起步,而他们俩的等级加一块也就刚比人家多个零头。这尼玛还鄙视人家?找死呢吧?

果然,这俩能混到如今的修为和身份,脑子都不算笨。下一秒就反应过来了,赶紧过去殷勤的给虎妞介绍起了那俩花瓶的由来和其中的讲究,有种秒变热情导游的感觉。还好这俩没把天佑给忘了。等虎妞那边转移注意力之后又开始给天佑他们带路参观起整个宅子的情况,感觉那态度比之前殷切了好多。毕竟之前只是因为大王的命令过来保护天佑他们的,还以为他们俩是这里最强的。现在想想,所谓的保护,其实应该是掩护才对。主要就是借用他们的身份掩护天佑他们的身份,真遇到需要战斗的时候还指不定谁保护谁呢。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摆正了心态搞清楚了位置关系,沟通、交流起来就会容易许多。

天佑本身也不是打算打压他们,只是方便之后交流而已,所以在两人放低姿态之后也开始主动示好,不一会就算是彻底混熟了。而这两人也感觉出来了。眼前这位虽然身份估计不简单,但其实还是挺好说话的。当然前提是不能惹到他。

说起来有点奇怪。这别院面积不小,里面却找不到一个下人。来的时候是那俩赤宵卫带着钥匙来开的门,里面别说侍女、仆从,连个看门的都没有。不过看这里窗明几净的,花园也打理的仅仅有条,显然不是没人照看的样子。

感觉有些奇怪的天佑就随口问了出来,结果得到的答案却是这里根本没人打理。

“无人打理,那为何也不见落尘呢?”

“您是有所不知。”其中一个赤宵卫给天佑解释:“此处别院是专为特殊客人准备,不方便安排下人,因此请专人在整个院子下面加了一倒法阵,每日晨昏各一次,会自动清洁除尘。至于花园里的花卉,也不用日日打理,只在需要时派人前来处理即可。”

天佑没问接待什么样的客人需要这样的安排,不过他对这所谓的清洁法阵倒是挺好奇。紫霄宫本身也有净衣咒一类的法术,只是还没听说有给整个院子都装上的。正好他平日喜欢研究法阵结构,正好这次遇到,就忍不住想要研究一下。

不过天佑最终还是没找到机会研究这个法阵。不是因为不让看,也不是因为埋得太深不方便看,而是因为楚王那边效率太高,居然已经安排好了第一拨见面的人选,这会天佑他们才刚熟悉完院子里的情况就又被叫了回去。

信州协和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新协和医院董丽芳
滨州治疗阳痿医院
内蒙古市治牛皮癣医院
三亚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