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残天魔帝 第三十七章 魔之地狱

发布时间:2019-12-04 15:33:09

残天魔帝 第三十七章 魔之地狱

大黑狗眨巴着大眼,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道:“你小子有病吧!那可是连天魔都能囚禁的地方,你估计你进去能出的来吗?”

“天魔最后不也逃出来了吗,最后还血洗了魔宗。”杨残淡然说道。

“不行,我可不想在里面呆一辈子,再说了天魔是什么人物?岂是你能比肩的。”大黑狗不同意,但见杨残不说话,他有继续补充道:“再说了,你能舍得你的杨族的人?还有那个貌似对你一往情深的妞,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他们想想吧!”大黑狗劝解。

杨残沉默,他的确心中也害怕万一进去出不来怎么办,但是眼前还有更好的路吗?

“就是为他们着想,所以我才必须进去。”杨残轻声说道,神色带着一股无奈和挣扎,愣愣的看着高空。

听到他的话大黑狗也是一愣,它本想继续说服杨残,但是听到杨残话时它闭嘴了。

的确,现在情况很不乐观,被风沙围住脱不了身,杨残身受重创剩余不到两层实力,还拿什么与虎视眈眈的zǐ川等人斗?

而且以目前情况来看,杨晨梦瑶等人绝不会放任杨残被杀,到时候彻底与常岩山翻脸,没有长老坐镇杨族的人绝对

死伤殆尽,不会有列外。

所以,决不能与zǐ川死斗,不然只会连累杨族众人。

“让我想想,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大黑狗有点着急了,若是真的进入那那片囚笼,天知道还能不能出来,况且就算出来,只怕也是成百上千年以后的事了,它可不愿冒险。

“呵呵,什么办法?用兽晶与他们同归于尽?那还不如走进去,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杨残轻笑道,他现在不紧张了,相反很轻松,因为他决定要进去了。

“我可以布下五行天元阵,可以瞬间大幅度提高你的战力。”大黑狗这样说道,而后它又快速焉了下去。

因为以现在杨残不到两层的实力,就算布阵加成也不会有太大效果。这时大黑狗有点恨自己这副破躯体,若是能早些康复,现在就能承受五行天元阵的反噬了。

看着他黑狗颓丧的样子,杨残突然认真了起来,道:“死狗,你走吧!”

这短短的几个字像是在道别,充满了苦涩与无奈,艰难的从杨残口中吐出,他不喜欢这种煽情的道别,但是此时却不得不说出。

因为,他也不想大黑狗进去,毕竟他也不知道进去还能不能出来。

“待会儿我会把王兵给你,你持有它估计还能杀重围,实在不行的时候……王兵就不要了,逃命要紧。”杨残声音很低,但却充满了不舍。

“我拿着王兵带你杀出去。”大黑狗眼睛闪烁,难得认真一次。

“没用的,你身子刚有了转机,经脉也才接上,根本就不能过度使用王兵,而切你耍起王兵,绝对没有我刚才厉害你信不信。”说道最后,杨残勉强的笑了,想调节气氛。

但是,大黑狗哪有笑的出来,它没有反驳,因为杨残说的都是事实,就算持有王兵,就是它自己都没有把握绝对的把握逃出去。

轰隆隆!

这时,雷霆响动,无边的雷霆从上方轰下,而后在神树与石碑的神秘的力量下汇卷在一起,形成十丈方圆的通道,如一**月接天连地,悬在众人上空,顿时这里一片莹白,所有人倒退,远离通道,生怕被卷如进去。

时辰到了,杨残最后转眼深深的看了一眼杨晨和梦瑶,嘴角有着浅浅的笑意,只不过他带着面具,杨晨等人根本看不到,况且杨晨和梦瑶现在全部注意都在上方的通道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杨残的举动。

“好了,就这样吧,如果逃出去,有机会的话帮我保护族人的安全。”在如同大月般雷电交织的通道下,杨残面对通道没有转身,他不想看到大黑狗的眼,只是淡淡的留下这一句话,而后一步一步向着通道走去。

与此同时,三片金色的叶片在杨残身畔转三圈后,落在大黑狗爪子里,像是在道别。

砰!

一声轻微的蹬地声响,随即一道黑影像是奔月般飞向了雷霆通道,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稳稳的落在雷霆之中了。

顿时下面议论纷纷,表情各不一样,zǐ川等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对杨残身上的兽晶有所忌惮所以一直没有动手,他等的就是杨残自己进入这个通道,走入封印天魔的牢之中自取灭亡。省得麻烦。

而杨晨与梦瑶则是脸色几次变换,简直不敢相信。

杨晨着急,但是又不能暴露杨残身份,立即喝道:“朋友慎重,那可是曾关押着天魔的地方,进得去出不来啊!”

“呵呵!天魔最后不也出来了吗?”

杨残轻笑道,他很随意与自信,恍惚间人们像是看到一代至尊的风采,只是只有大黑狗知道,这是不想让杨族的人担心。

“你打算放弃所有,包括所有关心、爱你的人吗?”梦瑶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再也不能平静,不能控制自己情绪了,她直直的看着杨残,而后眼泪如珠子般落下,情绪一下子激动到极点。

听到她的话语杨残心中莫名其妙的疼了一下,的确,他有很多放不下的,包括家和族人、他大哥还有他父亲以及三位爷爷。

但是……他没有选择,这条路不得不走。

“我会回来的!”半响后,他憋出了这几个字,强忍着不舍转身踏着雷霆进入了通道。

听着后面轻微的啜泣声,杨残心里很沉重又很迷茫,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之所以说会回来,只是对自己也是对关心自己的人一个安慰,一个期待。

这一刻,他是一个受到上天接引踏上天路的人,孤独而执着,消失在雷道之中。对于身后的人与事,只留下一个不为人知的祈祷。

风呼啸,外面的景象依旧很不可思议,雷霆通道如上天之手,伸出手掌接纳众人,但是任它高璇,再也没有人踏上去。

最后众人神情复杂之中,这个通道如银河倒流般,缠卷着回归漫天黑云,消失在黑暗之中。

……

通道中,原本情绪酸楚的杨残只感觉一个踉跄,再次出现在他眼帘的,便是一个让他充满疑惑与矛盾的世界。

这里的天空五颜六色,射下七彩迷离的光芒,映照着一片山清水秀,奇峰叠峦的世界。

抬头看着天空降下的祥和神彩,杨残嘴巴微张,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这片天空很特别,本身就是五彩斑斓,没有云朵的陪衬,更没有骄阳的色彩,仿佛就这天空原本的颜色普照着这个斑斓缤纷的大地。

杨残低头,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山巅之上,周围群山起伏,将他包围。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这些奇峰秀丽,云雾蒸腾,更是植被葱葱郁郁,一派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

杨残有些发愣了,这真的是封印弥天大魔,万千魔众的地方吗?这真是恶魔的禁地人类的地域吗?他是在无法说服自己。

以他先前的想象,这里该是阴森死寂,暗无天日不见光明的地方,可是这一切似乎都背道而驰,完全颠覆他的认知

清风温和,柔柔的吹醒了杨残,半响后他终于接受了这一事实,开始仔细检查身子,看看有没有异样。

这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竟然没有半点灵力,他一掌轰出,结果发现什么也没有,而后蹬地一腾,居然只能跳两米?

“草!”杨残不自主的骂了一声,不禁一身修为没有了,而且胸口突然一阵锥心的疼,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是重伤之躯体。

无奈,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现在最主要的是还是找个地方把伤养好,以防万一。而然他转身之间,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高达百丈的群峰之间,腰盘粗大的铁链相互贯穿,编织成一片横纵交错的大,无边无际。可以看到,每道铁链的尽头都连着一处山洞,而这些山洞都处在是绝崖峭壁,不能攀岩,仿佛铁链便是通往的唯一通道。

看着密密麻麻的洞穴,杨残心底有点发凉,天知道这些洞穴里住着什么。

难道里面住着魔?

杨残摇摇头,否定了这一猜想,数百年前弥天大魔已经带领魔众从这个世界逃了出去,料想这个‘禁地’应该无魔了才对,就算有,应该也不会很多。

会是他们曾经的居住地吗?杨残很好奇。

“喂,有人吗?”他鼓起勇气,轻轻呼喊。

结果空谷回音不断传响,半向之后才停下来,所幸没有任何回应。

四周绝壁,上下无路,杨残无奈的看着这些粗大的铁链,若是要下山只能靠这些铁链了。

为自己打气片刻,杨残强压着心中的恐惧,一步从山崖跳了下去,抱住了一道连着这座山的铁链,这剧烈的一下自然让他胸口再次一疼,毕竟胸骨多处断裂了。

但是,他强忍着剧痛,顺着铁链爬动,目标便是原本就在这座山上的山洞,他想先进去把伤养好再下去。

不多时,他便爬到了山洞,而后一松手,落到了山洞地面。

这是一个高达六米左右的洞口,陡峭无比,向着山体凹了进去,若不是借着铁链估计只有飞禽能到这里。

看着这里灰尘扑扑,蛛盘错,杨残反而心中一喜。他相信这里应该很久没有生灵的踪迹了,相对安全。

然而,就在他微微放松之际,一股凉意瞬间遍布全身,他猛地看向洞中,一道可怕的身影在暗淡的光线中血发飘飘,好像正在注视着他。

6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用什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