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至尊神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修炼劲气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6:44

至尊神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修炼劲气

看到晴儿已经醒了过来,苦心婆婆和封天长老两人相视一笑,封天长老説道:“晴儿,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常,或者説是不舒服的地方?”

晴儿虽然并没有感觉到身体上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封天长老既然这么问,晴儿也就再次仔细查看了一下身体,感受着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异样,晴儿立即説道:“封天长老,晴儿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那边好。”对着晴儿説完之后,封天长老对着苦心婆婆説道:“婆婆,还是由你来説吧!”

看着封天长老和苦心婆婆的模样,晴儿虽然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不过隐隐间她还是感觉到苦心婆婆接下来説的事情肯定和自己有关,而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便是体内那道不能让自己修炼的封印,难道説苦心婆婆也没有办法将封印打破吗?想到这儿,晴儿心中不免有些低落。

“晴丫头,你体内的封印,晴丫头你是怎么了?”苦心婆婆刚要对晴儿説,她体内的封印已经被她破掉,可是看到晴儿一脸有些落寞的样子,以为晴儿身体出现了异常一般,便急忙问道。

“没事,婆婆,晴儿没事,也许这就是晴儿的命吧,既然不能修炼,那么晴儿也不再强求了!”晴儿摇摇头,缓缓的对着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苦心婆婆和封天长老説道。

“不能修炼?晴儿你是听谁説的不能修炼?”封天长老诧异的看着晴儿,看着晴儿那不似开玩笑的模样,封天长老不由有些疑惑,心中暗道:“难道封印虽然破除了,可是又出了其他的状况?”随即封天长老不由疑惑的问道。就连刚要对晴儿説明,她已经可以修炼的苦心婆婆也是心生疑虑。

“不是你们説的吗?看您和苦心婆婆凝重的模样,晴儿就觉得此生自己永远也不可以在修炼了,也许只能做一个普通人了。”晴儿看着苦心婆婆和封天长老疑惑的模样,不由説道。

“哈哈,你这丫头,平时看你这般机灵,怎么到了重要时候反倒是笨起来了?我和婆婆两个人何曾説过你不能修炼了?婆婆,你还是快些告诉晴儿吧,免得她在胡思乱想了!”封天长老终于知道为何晴儿会有如此的想法了,感情她是将两人对她刚刚醒来时担心的表情所误会了,这才有了刚刚的这一幕,弄明白这一diǎn的封天长老立即解释説道。

苦心婆婆亦是笑着説道:“晴丫头,你想错了,你体内的封印已经破除了,从今往后,你便可以和普通人一样,也可以修炼了,你完全可以放心,以前的那种凝练了劲气便被封印所吸收的情况

至尊神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修炼劲气

,从现在开始不会再出现了。”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真的可以修炼了吗?”原本以为这一次也只是一次以失望而结束的结果,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希望,已经让晴儿渐渐变得有些麻木,可是每一次有一diǎndiǎn的时候,晴儿又是那般期待和恐惧,到最后迎来的最终还是失败,只留下她一个人,在漆黑的夜晚面对着这残酷的现实。没想到这一次,她看着苦心婆婆和封天长老那般表情,便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一次又是一次徒劳罢了。可是突然间听到苦心婆婆亲口告诉自己,自己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可以修炼劲气,不会再因为那封印的问题,而使得自己凝练的劲气被吞噬。突然间让她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在梦境中一般,一旦自己醒来,又将是面对残酷的现实。

封天长老和苦心婆婆看着晴儿的表情,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怜惜,晴儿的事情,两人都知道,近十年的时间里,晴儿一直没有间断的停止过凝练劲气,可是每一次凝练的劲气都被那诡异的封印吞噬,让晴儿每每都是带着期望,而面对失望。十年时间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来説,已经是她绝大部分的时间了,难以想象晴儿是靠着怎样的信念支撑下去的。

苦心婆婆之所以答应封天长老的请求,答应救治晴儿,便是被她这股执着的信念所感动,想想就算是一个资质普通的人,修炼十年之久的时间,此刻他的修为至少也是炼体九阶的实力,而自己刚才在替晴儿破除封印之时,发现晴儿的体质可以説是上上之选,这让她在为晴儿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对晴儿感到极为的惋惜。看着晴儿一副恍若梦境般的神色,苦心婆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的对着晴儿説道:“既然晴儿不相信,这个时候你便可以凝练劲气试上一试。”

听了苦心婆婆的提醒,晴儿眼中一亮,可是眼中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看着晴儿的模样,封天长老不由笑着説道:“晴儿,你怎么这般糊涂,苦心婆婆説的话你竟然还不相信,刚才婆婆不是已经説了吗?你可以试着凝练劲气,这样你不就可以知道婆婆説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晴儿看着苦心婆婆,又看了看封天长老,看着两人眼中流露出那种鼓励自己的眼神,晴儿激动的diǎndiǎn头有些愧疚的説道:“晴儿并不是不相信婆婆,也并不是不相信长老,只是近十年了,晴儿一时之间得到这个消息,确实是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之中,如此美好的梦境,晴儿担心当自己醒来的时候,一切又都回到了从前的模样,所以,晴儿不是不相信您两位,而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真的会有这一天。”

苦心婆婆和封天长老两人相视一眼,随后,苦心婆婆满眼慈爱的看着晴儿説道:“晴丫头,这一切都是真的,你试上一试便见分晓了。”

“是!婆婆。晴儿已经明白了,无论是真是假,晴儿都会平静对待的!”对这两人唯一施礼之后,晴儿便退到云床之上,再次对着两人diǎndiǎn头之后,晴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的晴儿,强制压制住心中的波动,缓缓的运气每天晚上都会修炼的炼体决,这炼体决的行功路线,晴儿早就已经熟烂与胸中,所以,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生涩以及陌生。凝神静气,气沉丹田,缓缓的晴儿便感觉到xiǎo腹之中慢慢变得温热起来,感受着这道暖流,晴儿原本还有些起伏不定的心神,终于是彻底的平静下来。

看着晴儿闭上眼睛,开始凝练劲气,苦心婆婆稍使眼色,便朝着外堂走去。封天长老diǎndiǎn头,悄悄的跟在苦心婆婆的身后。待两人到了外堂之后,苦心婆婆凝重的对着封天长老説道:“给我説説夏家的事情吧。”

“这”封天长老有些犹豫的看着苦心婆婆,不知道苦心婆婆时刻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所以,也不知道从何説起。

看了一眼封天长老,苦心婆婆説道:“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之久了,再説了宗主已经原谅的夏家,我这个老太婆子也已经这把年纪了,什么事情都已经看开了,如若不然,你以为我会答应去救这xiǎo丫头!”

“好吧,既然苦心婆婆询问,封天便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婆婆便是。”封天长老知道苦心婆婆所説不假,如果説苦心婆婆到现在一直对着夏家心存怨恨的话,是绝对不会松口答应救治晴儿的,在来的路上的时候,封天长老便在想着如何将有关夏家、夏侯明以及夏阳的事情告诉苦心婆婆,只是当时救治晴儿着急,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机会告诉苦心婆婆,现在晴儿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苦心婆婆也在询问,也是该到了告诉婆婆所有事情的时候了。

想到这儿,封天长老略一斟酌,便开始説道:“原本老夫在烈元宗招徒之前,便派弟子流云前往红叶城夏家,想将宗主的外孙接来,一是为了祖孙二人相见,化解宗主和夏家的怨隙,二来便是烈元宗毕竟是烈元宗,无论是修炼环境环境,还是武技功法都是上层,作为宗主的外孙,怎么可以就此埋没于一个xiǎoxiǎo的红叶城之中。只是没有想到侯明提前带着夏烨和夏元以及夏瑶雪和晴儿四人朝着烈元宗赶来,最终是在风雷镇相遇,流云见到侯明之后,便飞鸽传书与我,将他们前来的消息告知。随后,半月之后,众人便来到了烈元宗内。”

“夏阳是宗主的外孙,为什么他并没有一同前来?”苦心婆婆眉头微皱的问道。

“是这样的,在夏侯明带着xiǎo辈前来之前,夏家来了一个神秘人物,经过一番波折之后,夏阳便认了那人为师,然后在夏侯明动身前往烈元宗之前便随着那人前往红叶森林里潜修。因此,夏侯明所带来的后辈之中,唯独缺了夏阳一人。这件事情宗主也已经知道了,而且在夏侯明临离开之前,已经和宗主见过一次。”封天长老便将夏侯明告诉自己的以及后来夏侯明见过宗主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苦心婆婆。

南京治疗睾丸炎医院
南京治疗龟头炎方法
南京治疗龟头炎费用
南京治疗龟头炎医院
南京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